「小单快反」背后的生意经

「小单快反」背后的生意经

据麦肯锡的调研,2019年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了世界第一时尚大国。在时尚行业中,快时尚市场正在以远超我们想象和看不见的速度迭代与增长着。从大规模批量生产到产品开发周期短、供应链迅速响应市场需求变化的小批量订单生产,「小单快反」成为了一种新的时尚与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面对市场中的「快」与「变」,时尚企业倘若仍固守传统方式运营管理和生产制造,无法实现「小单快反」,则意味着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面临出局。「小单快反」的背后需要大量数据的驱动、先进的数字化技术与工具,以及强大的精细化运营体系。

如今,消费者不再盲目追求大品牌与海外品牌,电商直播、网红经济的蓬勃发展打破了信息壁垒,国内的小众品牌和新品牌迎来了春天。阿里研究院发布的《2021中国消费品牌发展报告》显示,诞生于2015年供给侧改革以后的新品牌迅速崛起。消费者们越来越愿意为优质平价、创新活力的高性价比好物买单。

根据时下流行趋势快速开发产品,小批量生产后投放市场进行验证,反馈好的产品立刻翻单,而对于销量不佳的产品也无需担心库存过高带来巨大损失。与传统大牌相比,「小单快反」下的快时尚品牌正以其高度的灵活敏捷性与精细化运营体系「零时差」切中消费者变化多端的个性化口味,甚至还可以满足私人定制需求。

然而,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快时尚想要做到「小单快反」并非易事。快时尚产品的定价相对低廉,对成本控制的要求非常高大多数企业仍然高度依赖人力,用工成本却居高不下,下游的面辅料工厂和中游的成衣制造工厂招工越来越难。在被誉为「世界服装工厂」的东莞,生产线普通操作工的平均月薪已达5000元,如果是熟练工,则会达到上万元。在这样高用工成本的压迫下,很多工厂纷纷倒闭或者迁往劳动力成本更低的东南亚。

与此同时,贯穿整条产业链中的运营成本也在与日俱增。在上海,上游品牌方的运营人员平均年薪已达20万。企业规模越大,越需要精细化运营的支撑。快时尚产品季节性强,协同产业链上下游与企业内外部,保证各个节点的准时交付既是刚需也是挑战,诸多企业的解决方法就是招更多的人以及延长工作时间。一家服装贸易公司的负责人曾表示,面对海量的订单,跟单员的平均下班时间是晚上9点半,每天仅用在整理数据上就需要耗费6个小时。

新兴的数字化技术与工具的到来无疑为力求「小单快反」的企业们送来了一针强心剂。在数字化的助力下,以 Shein 为代表的快时尚、电商与零售品牌在全球舞台上都获得了亮眼的表现。2020年,Shein 的年营收达10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653亿元),这是它连续第八年营收增长率超过100%。2021年5月,在 Google (谷歌)与 Kantar (凯度集团)联合发布的《2021 BrandZ 中国全球化品牌50强》榜单中,Shein 力压腾讯、网易、滴滴出行等知名品牌位居第11名,品牌力同比增长40%,并成为线上快时尚领域的龙头企业。
在 Shein 数万名员工中,供应链中心的员工最多,而数字化方向的技术人员也已达千人规模。5至7天便可以完成从开发、打样、生产到上架的全流程,比「快时尚鼻祖」 Zara 的用时还要减少一倍,款式紧随流行趋势,每天上架数千款新品,数据在整条产业链中顺畅又精准地流转,一整套数字化系统带来的极致的「快」与柔性供应链让 Shein 的业务迅猛增长,并畅销海外230多个国家,深受年轻人喜爱。Shein 显然已不仅仅是一个快时尚跨境电商品牌,而是一家数据驱动业务、以消费者为核心、「小单快反」的柔性供应链企业

数字化技术宛如消费者的喜好与需求一样在快速迭代着,与数字化有关的话题层出不穷,热度攀升。在市场需求越来越个性化与细分化以及数据越来越碎片化的当下,无代码和低代码以其低成本、简单易用、协同性强、高度灵活敏捷的特性在众多数字化技术中独树一帜,而这些特性也与追求「小单快反」的快时尚、电商、零售企业高度契合。

从大需求到小需求,从管理人员到业务人员,从下游到上游,无代码和低代码用其「拆分术」将产业链不同节点的需求层层拆分与细化,让精细化运营更加灵活与智能;内外部不同角色的人员可以自如高效地协同,聚焦于自己的工作而不会被海量数据分心;碎片化数据实时自动整合;整条产业链迅速响应市场变化,真正实现「小单快反」,既省钱又挣钱。

市场充满竞争,也同样充满机遇,在激荡的洪流中敢于求变,敢于应用新兴的数字化技术与工具顺应市场变化的企业才会势如破竹,走得更加长远。